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养生

煤电之争的背后

时间:2019-05-15 02:42:08 来源:互联网 阅读:0次

煤电之争的背后

中国的能源产业正处在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艰难转型之中,两种经济模式的并存和角力,使中国的能源链难以避免地出现种种问题 严峻,严峻,还是严峻,成为形容今年全国各地用电形势的高频词。 因“电荒”而“电慌”。今年两会期间,“电荒”问题成为各方瞩目的焦点。有的代表反映:“缺电让宁波税收损失40亿元,国民生产总值损失200亿”;有的代表“一声叹息”:“我们那里有的企业‘停三开四’,甚至连菜场里都点蜡烛卖菜”;而有的代表大叹“苦经”:“一停电,出口订单就完不成,完不成就要赔偿”。 虽然发改委副主任张国宝说:“到2005年、2006年用电紧张的状况将会得到根本缓解”,但是在眼前,中国显然又重回电力短缺时代。 与往年季节性、时段性缺电所不同的是,权威说法称目前中国已经进入了一个“硬缺电”———即全年性缺电的时代。有专家估计,这次能源短缺对GDP的影响会达到一个百分点。 在如此电荒形势下,存在已久的煤电之争无疑更让人们揪心。 电煤尴尬处境 今年以来,电煤供应频频告急,据统计,国电系统的煤炭库存,今年以来连创新低,河南、山东、安徽等省份出现了电煤库存不足,大部分电厂存煤都在警戒线以下。 今年全国用电增长速度为12%左右,电煤消耗量将比2003年增加9000万吨以上。在许多电厂,今年夏季高峰期的库存电煤被提前消耗,部分电厂煤炭库存仅够用两三天。 发电企业有70%左右的成本来自燃料煤,同时,对于煤炭企业来说,发电企业是他们、也是稳定的客户。 对于全国大面积的出现电荒,专家指出,这是电力与煤炭两大行业的较量——前者想借此提高电价;后者则认为长久以来煤炭行业面对电力企业“低三下四”的时代,已一去不复返了。 据了解,今年的煤炭订货会上,重点电煤合同量仅有2.8亿吨,不及全年市场需求总量的1/3。而计划外电煤和市场补充的部分电煤,既没有签定量,更无法谈价格,电煤合同的巨大缺口,是当前电煤紧张的原因之一。 由于煤炭企业普遍存在效率低下、亏损严重的问题,国家于1993年放开了煤价,让煤价走向市场。但是煤炭作为基础性资源,在2001年以前,国家在电煤价格上留了一个“尾巴”,即电煤价格由国家计委确定指导价,之后由企业协商,政府出面协调。 但是从2002年开始,国家取消电煤指导价,煤价开始真正进入市场化。煤价上涨,反映了煤炭市场供不应求。事实上,今年以来我国原煤产量一直保持着较快的增长势头。自2004年1月1日至6月6日,原煤产量完成7.25亿吨,同比增加1.08亿吨,增长17.5%,平均日产459万吨。原煤产量连续两年都以20%以上的超高速增长。 煤炭行业景气指数也保持高涨状态,景气度在工业指数中。也就是说,原煤产量并没有下降,是市场对煤的需求量增大了。 如今在国家宏观调控下,各地都在确保电煤供应,由此引发其他行业用煤紧张,从而带动煤炭市场价格进一步攀升,使重点电煤合同价格和市场价格价差越来越大,时达到100元/吨以上。煤炭市场的稳定,以及电煤的供应都遭到了挑战。 价格之争 然而,五大发电集团的电价却仍由国家控制,重组的五大发电集团由此不断感受到市场之痛。发电厂认为:电厂原是国家投资,购煤成本是成本,约占70%。而电力改革之后,由企业承担的这部分建设电厂的资金大多通过银行借款,财务费用增加了,利润受煤价的影响很大。也就是说,五大发电集团在电价不能相应上调的前提下,谁也不愿意承担电煤加价增加成本。 为此,五家电力公司的领导还联名向国家发改委写了一封信,信中说由于2003年是电力改革的头一年,对煤价上涨消化能力弱,希望国家维持电煤价格不变。这显然是煤炭企业无法答应的,双方的价格之争也由此而起。 业内人士指出,电煤紧缺的根本原因在于价格之争,电力行业不愿意接受价格不断上涨的计划外煤价,现在少的主要是计划内电煤。 目前,计划外电煤的价格已经超出年度1997年的水平,许多发电公司不愿意为高价的煤买单,在发电公司看来,煤价的持续上涨加大了电厂的生产成本,但电企又不能随意将电价上调。当煤价达到电企所能承受限度时,电企便采取停机限产的措施来维护运营成本。这显然加重了“电荒”。 由于煤炭企业比较分散,以往与拧成一股绳的垄断性的电力企业讨价还价中,它们总是处于劣势,而煤炭企业在利益分配上与电力企业相比也相差甚远。 “山西省煤炭企业员工去年的平均工资是12000元,而电力行业则达到30000元以上。这透露出一个什么信息?价格应该按市场规律,不能国家办电,而让煤炭行业去承担这个成本。”太原东山煤矿有限公司销售科长梁学斌说。 因此,在去年12月的长沙订货会上,煤炭企业就抛出了他们的提价方案:要求电煤价格每吨普遍上调5元,贫瘦煤等紧缺煤种每吨涨10元至20元。当时,电力企业方面以要价太高为由没有接受,终,原定2.4亿吨电煤的合同只签了9000多万吨。 之后,国家发改委召集电公司、五大发电公司、山西省部分煤炭企业开会。提出贫瘦煤和无烟煤涨价8元、大同优混煤涨价2元的建议。在发改委承诺通过调整电价的方式将煤价上涨因素转移的情况下,双方接受了这个建议。 然而,双方的争执并没有因发改委的出面而停止。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欧新黔在全国煤炭工业经济运行会上表示,煤炭价格涨幅过大,对经济的平稳发展十分不利。煤炭是一个基础性的产品,是我国各类工业产品的主要能源,统计表明,我国工业品的价格已经连续19个月上涨。 据煤炭协会的负责人介绍,一吨大同煤的出矿价是160块钱,运到上海用煤企业的终价格却在500块钱左右,这中间包括了铁路运费、海运运费、码头装卸费等等,其中,海运费就涨了一倍还要多。如果运到华东地区的煤炭在多增加几个中间商,每吨的价格就不止500元了。 如果煤炭价格爆涨,对于后续产品它有一个承受力的问题,终会影响到整个社会所有消费者,这样对整个经济的平稳发展是十分不利的。所以,到目前为止,很难说谁在这场博弈中占了上风。 煤恩电怨何时了 在煤与电的“恩怨”中,煤矿方面的怨言更大一些。煤矿一要保安全、二要保产量,煤矿一出事故就是“闻名世界”的大事情,矿方、当地政府要承受上级政府、社会及死难者家属等多方面的压力,而电力却较少有如此的灾难。煤炭价格已经市场化,竞争的激烈程度可想而知,而电力却是一口价,定成多少就是多少,很少有人仔细分析。 实际上,经过几年煤价放开的实践,煤电双方对市场渐渐有了认识,双方都有让煤价向市场和价值回归的愿望。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部副部长冯飞博士认为,中国的能源产业正处在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艰难转型之中,两种经济模式的并存和角力,使中国的能源链难以避免地出现了种种问题。具体到煤电之争,根本出路是消除制度障碍,转变政府职能和改革投融资管理体制。

苏州格力空调售后服务电话
顶牛贷
云南二手钢模板价格

相关文章

一周热门

热点排行

热门精选

友情链接: 环保家居 拼团小程序系统 成功案例
媒体合作:

Copyright (c)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.All Rights Reserved. 备案号:京ICP0000001号

RSS订阅网站地图